胡凌玮:台湾中间选民决定2020选举结果

来源: 联商网 2019-12-02 15:37:57

上海东亚研究所副所长胡凌薇在中国评论智库基金会主办的月刊《中国评论》9月号上发表了一篇题为“台湾中间选民的投票行为与2020年大选”的专题文章。笔者认为,在2005年后的台湾各次选举中,国民党和民进党之间出现了多次大规模的选举结果更替。这一现象表明,决定台湾选举结果的关键因素不再是蓝绿色的基板,而是中间选民。大量中间选民投票行为的变化已经成为决定选举结果的关键因素。该条内容如下:

自1996年直接选举领导人以来,台湾社会已经举行了六届台湾领导人选举。随着台湾社会政治生态的变化,特别是2005年台湾“立委”选举方式的变化,蓝绿色的双选现象,作为台湾社会转型特定历史阶段的产物,逐渐淡出,台湾社会的中间选民逐渐成长。它已成为影响台湾选举结果、影响台湾社会政治生态的关键力量,并进一步成为两岸关系发展趋势中不可忽视的力量。

从2018年11月台湾最近一次“九位一体”选举的结果来看,卢兰县市长大幅度连任。选举结果再次让来自各方的观察员感到惊讶。自2005年以来,台湾各种选举结果,包括县市长选举和领导人选举,都出现了许多大规模的失误,并呈现出规律性的变化,表明决定台湾选举结果的关键因素不再是蓝绿色的基板,而是中间选民。大量中间选民投票行为的变化已成为决定选举结果的关键因素。

台湾政治生态的新变化不仅对台湾统治者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也为大陆不断推动两岸关系发展、争取两岸和平统一提出了新课题。因此,深入分析2005年以来台湾历届地方选举和领导人选举,探寻制约台湾中间选民投票行为的法律和影响台湾中间选民投票行为的因素,不仅有助于理解制约台湾政治生态演变的内在规律,而且对观察2020年台湾选举、完善大陆对台政策、促进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首先,中间选民投票行为的转变已经成为影响选举结果的关键因素

自2005年以来,台湾的选举结果一再出现急剧逆转

如果选举以蓝绿色基板对决的形式进行,选举结果应该相对稳定,并具有一定的连续性。然而,在台湾自2005年以来的各种选举中,选举结果在国民党和民进党之间大幅摇摆。

2018年台湾“九位一体”地方选举结果显示,国民党赢得15个席位,民进党赢得6个席位,非党赢得1个席位。总投票率约为66%,与过去相比变化不大。选举结果出来后,关注台湾问题的学者都有一个共同的感觉,即他们预计民进党会失去几个席位,国民党会增加几个席位,但他们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起伏。

这不是第一次从事台湾问题研究的学者有这种感觉。如果我们对2005年以来台湾地方县市长选举的结果和以往所有“大选”的结果进行后续分析,我们可以找到一些规律性的特征。

在2005年台湾23个县的市长选举中,国民党赢得了14个席位,其中最重要的是夺取了被民进党视为“民主圣地”的台北县、北镇、依兰县和嘉义市。此外,亲民党在外岛赢得连江县,新党赢得金门县,泛蓝党的非党支持者赢得台东县。民进党和绿色阵营仅在六个县保留行政权(台北和高雄除外)。

2009年,台湾在17个地方县市举行了县市长选举。国民党赢得12个席位,民进党赢得4个席位,非党赢得1个席位。除了2010年“五都”选举的结果之外,国民党赢得了15个席位,民进党赢得了6个席位,无党派赢得了台湾22个县市长中的1个席位。

2014年台湾地方选举合并后,国民党在22个县市长中仅赢得6个席位,民进党赢得13个席位,非党赢得3个席位。

2018年,台湾的“九位一体”地方选举再次遭遇重大挫折。国民党大获全胜,民进党大败。

同样,在2005年后的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中也出现了类似的现象。2008年,国民党候选人才真旺姆-全以7658724票和58.45%的选票赢得了民进党候选人谢长廷。谢长廷仅获得5445239票,占41.55%。2016年台湾“大选”的结果再次急剧逆转。民进党候选人蔡英文以56.1%的选票赢得689,744票,国民党候选人朱立伦以31%的选票赢得3,813,365票。亲民主候选人宋楚瑜以12.8%的选票赢得1576861票。民进党赢得了一场大胜利。

在2005年后台湾社会的各种选举中,国民党和民进党之间的选举结果曾多次发生剧烈逆转。这种现象不能用传统的蓝绿色基板分析方法来解释。这一现象表明,大量中间选民在蓝绿基板之外的投票过程中做出了决定性的改变。

(2)过去,大量中间选民改变了以基层小组为基础决定选举结果的方式。

如果我们分析台湾历次选举的结果,就会发现一个研究方法问题:预测选举结果的长期方法偏离了台湾政治生态的发展和民意的变化。过去,台湾选举的研究方法是集中在蓝绿色的基板上,根据45%的蓝阵营和35%的绿阵营,加上中间选民的选择来猜测选举结果。然而,从历史的角度来看,以蓝绿色板块对抗为特征的台湾选举生态是台湾特定历史阶段和本土化社会转型过程的产物。蓝绿色决斗的政治生态并不总是存在的,随着时间的推移和年轻一代对政治生活的参与,政治生态将逐渐淡化甚至消失。在这种动态的社会背景下,我们可以看到传统选举模式所面临的困难。根据评估台湾选举的传统方法,无法解释台湾政治生态的新变化。

基于对2018年台湾“九位一体”选举结果的分析,以台北市为例,台北市一直被认为蓝色大于绿色,蓝色约为55%,绿色约为45%。然而,这次选举的结果显示,丁守中作为传统国民党的代表,只获得了40%的选票。考虑到当时的形势,除了蓝阵营的基本立场之外,一些中间选民转向国民党表达他们对民进党的不满。姚文智只获得了20%的选票,柯·文哲获得了40%的选票。可以说蓝绿色板块仍然存在于台湾当前的政治生态中。然而,蓝绿色基板大幅缩水。台北蓝阵营可能只有30%,绿阵营只有20%,中间选民可能超过50%。从整个台湾的政治生态来看,类似的变化正在发生。中间选民正在戏剧性地成长。在每次选举中,他们只关注问题,并且可以在任何时候在蓝阵营和绿阵营之间做出不同的选择。

自2005年以来台湾选举的大幅波动表明,决定选举结果的关键因素不是蓝绿色阵营的基本功,而是中间选民的投票行为。中间选民的投票行为已经成为决定选举结果的关键因素。当然,我们也必须认识到,大量的中间选民基本上将在蓝绿色政党和政治人物之间进行选择,使他们更难成为新的独立政治力量。台湾的选举制度决定两党政治仍将是台湾政治的主流。

(3)影响中间选民投票行为的关键因素是选举过程的焦点

与蓝绿色的基板和基本支持者的投票行为相比,决定中间选民投票行为的不是政治立场,而是选举过程中的焦点问题,即在一定时空背景下形成的主选举轴。

如果我们结合2005年以来的历次选举结果来看当时的台湾局势,我们会发现每次选举的主轴都是在台湾特定的时空背景下形成的。选举过程是每个参加选举的候选人围绕选举主轴和特定时空背景下形成的焦点问题展开选举。选举结果的起伏与当时台湾社会面临的内外形势密切相关。换句话说,形势的变化对台湾中间选民的投票行为有很大影响。在当前形势下,台湾选民的投票行为更受具体问题的影响。而不是基于传统和固有的立场。

2008年,国民党候选人才真旺姆-全以很大优势赢得了“大选”。2009年,国民党在地方和县市长选举中赢得多数席位,2010年,“五都”行政长官选举受陈水扁执政期间腐败行为和挑衅两岸关系的影响,将两岸关系推向战争边缘。在这一历史时期,民进党的发展陷入低迷。民进党在2014年台湾地方县市长选举中大获全胜。在2016年的“大选”中,民进党的蔡英文以很高的票数赢得了选举,这是受国民党在才真旺姆-全州执政期间行政表现不佳的影响。两岸关系的迅速发展使台湾人民感到压力,最终爆发了“向日葵运动”。2018年地方和县市长选举也是由于民进党执政两年、行政结果不佳以及两岸关系陷入僵局。

台湾社会发展面临的具体情况引发了具体的选举问题。整个选举过程围绕着这些焦点问题展开,这些焦点问题是影响中间选民投票行为的关键因素。

第二,中间选民的投票行为对两岸关系的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一)台湾主体意识的上升,使得“统一独立”问题不再是选举的焦点

回顾台湾的选举历史,在1996年、2000年和2004年的台湾领导人选举中,“统一和独立”问题一直是选举的焦点,“爱台湾”和“卖台湾”成为蓝绿候选人竞选攻击的口号。在统一和独立意识形态的指导下,参加选举的所有政党的候选人都忽略了社会治理和经济发展问题,选民被迫在“统一和独立”问题上做出选择。随着台湾社会的本土化和民主转型,台湾社会的本土化日益加深,对台湾的认识逐渐提高,台湾的主体性基本确立。同时,台湾在2005年通过“修宪”确立了“一选区两票”的“立法”选举方式,将台湾社会推向中间,逐渐弱化了极端意识形态。

随着对台湾认识的提高,“统一独立”问题不再是台湾社会选举的焦点。台湾选民,特别是中间选民,更加关注社会治理和经济增长问题。台湾的社会发展问题已经成为影响中间选民投票行为的重要基础。与2005年前的选举相比,传统蓝绿色基本支持力量的投票行为取决于国家认同和政治立场,这导致了台湾选举围绕“统一与独立”问题的竞争。在2005年后的台湾选举中,台湾选民更加关注社会发展和经济增长问题。台湾与大陆的关系只是影响台湾社会发展和经济增长的一个重要因素。这也是实现台湾社会发展的一种手段和方式。

(2)台湾的中间选民已经成为限制两岸关系走向极端的重要力量

台湾社会的发展正成为台湾各种选举的焦点,而两岸关系和统一或独立只是实现台湾社会发展的途径和手段。中间选民对国民党或民进党执政的关注不同:2008年国民党以高票当选后,才真旺姆-全州接受了“1992共识”,并严格按照“一国两制”定位两岸关系,希望借助大陆因素推动台湾社会发展。台湾没有“独立”的问题。中间选民的焦点是防止台湾与大陆过于接近。“向日葵运动”的爆发是台湾人民对两岸关系快速发展的不适应,导致民进党成员蔡英文在2016年当选。民进党上台后,不放弃“台独党纲”的民进党不接受“九二共识”,试图摆脱大陆因素,寻求台湾社会的发展。民进党没有统一就掌权了。中间选民的焦点是台湾的经济发展,即离大陆不太远。民进党执政才两年,中间选民用选票否定民进党的发展战略,尖锐地向国民党提出。

自2008年以来,中间选民在台湾各种选举中的表现表明,中间选民正成为限制两岸关系走向极端的重要力量。

(3)台湾中间选民的投票意愿反映了两岸关系的内在规律。

2008年以来逐渐扩大的中间选民的投票行为反映了两岸关系的内在规律。一方面,台湾海峡两岸的内在动力和联系与大陆保持着密切的联系。历史上,台湾和大陆有着相同的历史和文化,双方人民有着相同的文化,有着相互融合的基础。事实上,台湾的社会发展离不开大陆因素的影响。两岸关系和谐是台湾社会发展的必然选择。另一方面,台湾海峡两岸的社会差异形成了排斥的力量,阻碍了台湾海峡两岸的深入融合。自1949年以来,台湾海峡两岸走了不同的发展道路,选择了不同的政治制度。结果,明显的社会差异出现了,导致台湾人民对大陆产生怀疑,希望两岸保持一定的距离。这两种力量的共存决定了双方很难在短时间内实现和平统一或“独立”。两岸统一的趋势和“台独”的趋势将面临长期竞争。

第三,2020年“大选”进程能否延续2018年“九位一体”选举的政治生态,是影响选举结果的关键因素

(一)台湾县市长选举和领导选举

观察台湾县市长选举与领导人“选举”的相关性,可以从两个不同的层面进行分析,一是从选举的焦点出发。台湾的地方县市长选举和领导人选举是不同层次的。因此,选举的焦点是不同的。县长选举更加注重地方社会治理和经济增长。然而,两岸关系的重大问题也将纳入领导层选举。从选举的焦点来看,两者之间的关联并非不可避免。另一方面,分析人们对政党的好恶。由于地方和县市长选举与领导人选举之间只有一年多的时间,公众不会在短时间内迅速改变对政党的看法。因此,从这一基本观点来看,这两次选举是非常相关的。

历史上,由于陈水扁的腐败和两岸关系中的极端行为,民进党陷入低谷。国民党不仅赢得了2008年的“大选”,还赢得了2009年和2010年的地方选举。同样,2014年的“向日葵运动”对国民党造成了沉重打击,国民党不仅在2014年的地方选举中惨败,而且在2016年的“大选”中大幅度落败。值得关注的是国民党在2018年“九位一体”选举中的胜利能否延续到2020年的“大选”。答案取决于2018年“台湾最大政党讨厌民进党”的政治生态能否持续。如果在2020年1月“大选”投票之前,台湾社会或台湾海峡两岸发生重大事件,改变2018年台湾的政治生态,国民党再次赢得“大选”还有变数。

(2)“九位一体”选举结果表明,台湾社会的主流舆论是社会治理和经济增长。

台湾2016年的“大选”赢得了民进党从行政到立法的全部权力。然而,蔡英文政府两年多来的表现远非台湾人民所料。从社会治理的角度来看,民进党利用其权力推进《不当政党财产处置条例》,并坚持提出备受质疑的《反渗透法草案》。民进党以社会改革为借口,从意识形态开始打击持不同政见的政党和营利性团体。民进党在其执政过程中得罪了许多人,包括工人、年轻人、农民和渔民、中小企业主和军队、公众和教会。从经济增长的角度来看,民进党上台后试图摆脱大陆,以“新南方政策”谋求台湾经济增长,不仅违反了台湾经济增长的规律,也与人民“求稳定、求速度”的愿望相冲突。公众没有感受到经济增长带来的生活改善。从两岸关系的角度来看,民进党拒绝接受“1992共识”导致两岸对抗,导致两岸关系陷入僵局,进而导致台湾经济受损。

民进党执政后的两年多时间里,蔡英文当局施政满意度已经降到三成以下,不满意度超过六成。“台湾最大党就是讨厌民进党”,这个现象成为台湾政治生态变化的突出特点。经过民进党执政的两年多时间,专业的社会治理,有感的经济成长以及和谐的两岸关系,成为台湾民众特别是中间选民的追求与诉求。而民进党擅长操弄的“安全与主权”问题得

香港六合下注 彩票app 五分彩投注

你可能会喜欢:

回到顶部